_森堂魁_

只会画妹儿,电脑有巨大色差,非常懒(。

林家本丸记事簿

————记事簿————

  林家本丸,是个让我感觉比较特殊的本丸,因为它换过三个主将.......而我,林失乐,是这个本丸的第三任主将——
  其实当上这个主将也只是机缘巧合罢了,之前我也仅仅只是听说过我的义弟——林二郎,他在管理着一个本丸,我是在和他闲聊时无意地听他谈起过这件事情,但我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毕竟在真正了解到本丸的实际作用和工作前,我对其所认知的并不多,基本上都是道听途说罢了。
  二郎他给我看过他家本丸里的刀剑的模样,当时我还惊讶了一下,毕竟谁会想到那些在战场上用于砍杀的武器的付丧神会生得那么俊俏.......然后有一天,二郎突然来找我,说是他有事要去办,可能需要挺长的一段时间,他怕本丸会荒废下来,就想让我代理一下林家本丸的主将一职........我当时也没多想,随口就答应了下来,其实说实话心里还是有点小兴奋的,毕竟从来没有和刀剑打过交道,还是和一堆活生生的“刀剑”们。所以当时也只是抱着一种好奇的心

态,接受了二郎的代理主将一职,于是,我在林家本丸的代理主将生活就开始了————
 
  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二郎带我去到本丸的时候,那些刀们...不,应该说是...那些...先生们?刚开始是有点嫌弃我的感觉的......嘛,也不奇怪,毕竟谁受得了事业正发展得风生水起的时候突然换一个领导....还是在不知道这个领导的底细情况下,突如其来的大变动.......而且,还是个女人......不合适战场的女人。
  所以刚开始待在本丸的几天,明显地有一种对我很不满的氛围透过拉门传过来.......那段时间觉得本丸完全没有我的立足之地啊...虽然平时大家都对我很客气,但是,也仅仅只是客气而已,完全没有他们对二郎的那种亲近之情。仅仅只是陌生又客气地对待我。
  这几天在本丸和二郎学习的过程中,更是感受到了长谷部先生对我有一种奇怪的幽怨情绪,我明明连话都没有和他说过啊......之后我实在是受不了这种气氛了,问了二郎是本丸里是怎么一回事,我才得知,在他之前,还有一个正统的审神者继承过这个本丸,是他的大姐。
  

  说实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还怀疑过我的耳朵是不是空耳了,毕竟和他相识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而且我还算是他认的二姐,但从来就没听二郎提起过他有大姐这件事情。之前我也有问过,但他都没时间和我说这件事。 待他今天有空时,才和他在主将房里,在榻榻米上一边学习整理有关于阵法的书籍,一边和我慢悠悠地说起这件事情......
  
  原来之前的本丸也算被他大姐管理得有条不紊,和她所持有的刀剑先生们相处的也算和平。但是有一天二郎和他大姐在房里聊天的时候,说了一句:“我好想变成欧洲人啊~”被刚好来送茶的近侍长谷部先生听到了。之后,可能是因为长谷部先生实在是太过于爱主心切了吧,又或许是理解错了那句话的意思。在说了那句话的几天后,二郎的大姐一大早醒来打开主将房的门后,就看见长谷部先生穿着西装打着领带一脸绅士地站在门口笑盈盈地迎接着那位小姐............呜啊....我自己想想都觉得这痴汉力,真是可怕.....二郎还跟我说,那天他中午去到本丸的时候,被本丸里的装饰物都吓了一跳,在原本有小池子的地方,放上了一个维纳斯的雕像,还有欧式的小座椅放在修建好的小花埔旁边......那些花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弄来的;房间里很多的和风装饰都被换掉了,换成了欧式的挂画和装饰物,在吃饭时,就连平时吃的米饭和菜都换成了面包牛排和红酒牛奶.......我的天.....我脑子里的画面太美我都不敢直视了....话说万屋里还真有这些东西啊.....不过想想也对,毕竟有来自各个国家和地区的审神者嘛,东西多应该是为了迎合各个阶层的审神者吧。
  
  话又说回来,"这和她不当主将又有什么关系......?"我开口问道。

“不要着急嘛,接下来就会说到啦。”二郎手里的书籍已经全部整理完毕,他站起身子走到桌子旁拿起放在那上面的小点心,然后走回来盘腿坐在我的旁边,用牙签戳起一块点心,放在嘴里嚼着,含糊不清地又开始说了......
 

   那位小姐,其实曾经对长谷部先生是有好感的,但是经历了太多让她接受不了的事情后,她,二郎的大姐,从本丸逃走了。
  是的,毫不犹豫,直接从本丸离开了,于是,作为林家的二公子,二郎他就不得不继承了这个本丸的主将一职,成为了这里的第二个审神者。在他上任期间,本丸里的刀剑先生们都还对过去的事情耿耿于怀,不过二郎还是努力地和他们打成一片了。而现在......又要换人了,估计大家又都不好受了吧......
  不过,我也只是代理一职而已,二郎他时不时也会过来,应该.......算了,这种信赖关系,走一步是一步吧,实在不能接受的话,呆在房间里不出门就好,免得大家都尴尬。


    然后,二郎打算介绍他选定的初始刀给我认识,于是就走出了房门。过了几分钟,我在窗边看见他拽着一个人过来,本想要看清是个什么样的人,但是.........远远望去,就只能看见他身上披着一张白布?还缝了一个兜帽罩在头上,整张脸都是看不见的。那张白布的边缘还有些破洞,袖口和裤脚还都有些泥土留在上面,本丸平时不洗衣服的么?不像啊?二郎平时也挺爱干净的啊?二郎拉着他感觉还很不情愿的样子?
  在我发呆之际,二郎已经拉着那个人站在了门口,我转过头去看着他们,刚想微笑着和那位先生打招呼,但是嘴角的弧度始终翘不上去。因为他不仅低着头,还拉住兜帽的边缘遮住着自己的脸,让我根本没法对着他微笑.........
  二郎拉着他站定在门口, 我止不住好奇心,悄悄地靠近他,凑上去想要看清楚他的脸,他朝我了一眼,然后甩开二郎的手猛地退后几步,用手挡在胸前作出拒绝靠近的姿态,别过头去,用有些别扭的声音说道:“不要太靠近我...!我只是一把普通的仿刀,没有什

么值得你近距离观看的!”
 

 啊.........完蛋了...我已经开始感觉到这个本丸不会让我安生了。

                                                           

                                                               ————2015.7.11待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