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森堂魁_

只会画妹儿,电脑有巨大色差,非常懒(。

赌注

地狱,花街


    

    白天,白泽刚在妲己的店里喝得微醺,就因为极乐满月还有工作要做,便依依不舍地和妲己告别了。然后满身酒气晃晃悠悠地走出店外,

心里正想着:"啊...这样回去又会被桃太郎啰嗦一顿....."的时候,刚好迎面撞上了和阿香一起视察工作的鬼灯。

    鬼灯瞪着一脸醉意的白泽,很不屑地开口道:"白猪先生,我记得您之前还接了我一份工作量很大的活吧,截止期......."

  “阿香小姐真的是越来越漂亮了呢!”话未说完就被硬生生地打断了,完全就是在故意忽略他的存在。但是还未等阿香开口回应,只见鬼灯青筋暴起地抓起狼牙棒打向了白泽———

  

  

    白泽醒来的时候已经是躺在鬼灯的房间里了。他支起身子晃了晃脑袋醒酒,然后看看四周,是自己还算熟悉的场景,松了一口气。碎碎念道:“那个鬼还是有点良心的嘛...还知道把伤者

安置好。”“叽呀——”听见开门声,白泽回过神来看向声源处。只见鬼灯下身围着块浴巾走了出来,雾气缭绕在紧实的身材周围,好一幅出浴春光图.....白泽不由地轻佻地吹了个口哨,却是引来了鬼灯的一记狠瞪。“啧啧,不要瞪我嘛~我好歹是被你打晕了的伤者哎~”白泽耸了耸肩道,回答他的是迎面扔来的一块干净的浴巾。

  “去洗洗,脏死了。”说罢鬼灯便转过身去换上衣服。白泽看着手里的浴巾不由地翘起了嘴角,却也懒得调侃,便接受了他的好意,掀开被子下床向浴室走去。经过鬼灯的身旁时轻轻拍了拍鬼灯的背后以示感谢,然后走进浴室关上门洗澡。鬼灯看着门后之人的身影,站在浴室前发呆了一会。回过神后就向实验室走去.......

 


    待白泽洗好出来后寻不到鬼灯的踪影,就把浴巾随意地往头上一搭,光着身子走了出来,留下身后一路的水渍。白泽在鬼灯的衣柜里翻了翻,都是看腻了的一个风格的衣服后,就把目光转

向了自己那件沾满血又破了洞的衣服......

    穿着弄干净走出鬼灯的卧室,向路人问了鬼灯的去向,路上调戏了一下女工作人员后,白泽站在了鬼灯的实验室的门口。礼貌性地敲了敲门后,不等回应便开门走了进去。一开门就见到了

非常血腥的光景。鬼灯左手提着一个的血淋淋的小臂,右手拿着一把小斧子。“是刚砍下的吧,还喷着小股的血........“白泽想到。可能是因为这个亡者的叫喊声太大了,鬼灯并没有注意到白泽的到来,依旧是一脸面瘫地看向亡者,手起刀落地又斩下了亡者的耳朵,又是一记惨叫,但是因为四肢都被钉子钉死在案台上,亡者仅仅只能像秋风落叶般抖动着,做不了什么大幅度的动作。鬼灯有伸手在隔壁的柜子上拿了一瓶东西,洒在了亡者的伤口处,伤口立刻有股腐烂的气息扑鼻而来。但是已经躺在案台上的人已经没有了动静,晕死了过去。鬼灯看着亡者“嘁”了一声,把小臂甩到旁边的桶里,转过头看见白泽抱着手靠在门边时,愣了一下,随即皱起眉头发出威胁的气息看着白泽说道:"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就刚才啊~在你砍掉他的耳朵的时候~“白泽用轻松的语气回答道。“.........您不害怕么?”鬼灯疑惑地说。

    白泽突然觉得有些可笑,这只鬼还怕让他看见什么不好的画面啊...活了那么多年啥场面没见过,这只鬼太小看他了吧。“我为啥要害怕?而且你指的是害怕你还是这些血腥的场面啊~”白泽带着轻松的语气调侃道。鬼灯听着他那和平常一样稀松的语气的回答,突然觉得自己认识白泽那么多年,根本看不透面前站着的这个人内心。

     摆弄好工具后在一旁洗干净手,向着白泽发问:“过来干嘛?”不过白泽并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反而转问道:“你不是刚洗完澡么?干嘛不做完这个工作再洗,免得弄得一身血,多麻烦。”鬼灯见他没回答自己的问题,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临时的,我也不想。”“唉~~~公务员真是辛苦呢。对了,你下班后跟我去喝一杯不?我请哦~就当是感谢你没有把我扔在大街上的谢礼?不过是你打我在先的就是了~地方你随便选!”白泽自信满满地对着鬼灯说。一副就不怕你坑我我就是钱多的土豪样。“白猪,你知道你现在就是一副待宰模样么?”鬼灯虽然已经习惯他那个蠢样了,但是还是会忍不住自己的脾气去和他对峙,果不其然,马上就被白泽呛了回来:“哈?!我好心放下我高贵的身段请你一顿你还这样说我?!”白泽被气得跳脚,不过鬼灯把白泽被他气得直跺脚的目的达到了。转过身向白泽身旁的门走去,拧开门把走了出去,把白泽撇在身后向大厅走去。留着白泽关上门追上他的步伐,并肩走在去阎魔大厅的路上.........

  

  

    小酒馆内,白泽一脸酒醉的模样对着罪魁祸首吐槽着刚才鬼灯打压他当免费苦力的牢骚话,还时不时地在一旁调戏上菜的妹子,虽然妹子脸红地跑着了,不过临走时的目光依旧是在鬼灯身上打转。被白泽发觉了又惹得他对坐在对面的鬼灯胡乱抱怨了一通。鬼灯对着他的抱怨仅仅是时不时地回应一两个字而已,也是,对于一个酒醉得天昏地暗的猪,他并没有什么话要说。不过待会就拍一下他酒醉的照片来威胁他以后给打点折好了。鬼灯默默地在心里打起了小算盘。

   ”喂!听我说话啊!“鬼灯心里还在计算着怎么坑人的时候,被面前之人的话语一下子就拉回现实。原先低着的头向桌面投影的上方看去,只见白泽双手撑在桌面上,醉醺醺的脸离他只有几十厘米的距离,鬼灯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一下那人的眼眉,细长的桃花眼因醉酒的嫣红显得十分地勾人;但是鼻中浓重的酒气扑面而来,使得鬼灯气不打一处来,捏紧拳头就冲白泽的那张细皮嫩肉的脸狠狠地揍了过去。白泽迅速地向侧边一倾,拳风便压着他的脸颊过去了,还不忘作死地调侃道:”哎嘿~没打到哦~“ 可惜鬼灯也不是肯就此罢手的人,反手又朝白泽的脑后勺敲了过去,于是这次便有了明显的成效——白泽晕了过去,倒在了座位上。

    鬼灯晃了晃微微发疼的手,走到白泽的身旁,伸手往他的裤袋了掏了掏,摸出钱包,看了看里面的现金后,对服务生说”麻烦,结账.“


    白泽在一阵颠簸中醒了,醉酒让他微微地有些头痛,晃了一下昏沉沉的脑袋后才看清面前坐着的黑色身影。有些虚弱地开口道:”嗯....?这是在哪......?“”胧车上。“简单明了的回答。”哎?我们这是去哪啊......“还分不清方向的白泽缓缓地支起身子,盘腿坐在鬼灯的对面。”去天国,你家的路上。“”哎哎!? 你居然那么好心——啊!!“果不其然,又是一记狠狠的手刀劈在了白泽的腰侧。”我只是刚好去你那拿药而已,刚才桃太郎先生打电话过来说药已经打包好了。“”恶鬼你是不是存心和我作对?!“白泽差点就蹦起来和鬼灯理论上了,奈何胧车窄小的内部不允许他这么做。”不,只是您的行为单纯地让我不爽而已。“”呸!明明很多次都是你无缘无故直接打过来的好么?!““是您自己作死的次数比较多。”“............?!!“..........又是一路的不太平......


    在等到拿完桃太郎打包好的药剂后,放到胧车里,以”白猪先生请过来我要和您商量点事情不然就把你钱包里的钱全部拿走“为由,把白泽拉到了一个静谧的角落里。期间跟在鬼灯身后的白泽一直在不停地抱怨和碎碎念,直到走近一棵盛开的桃花树下站定。风吹起两人的衣角,鬼灯背对着白泽踟蹰了一会后转过身来,并直勾勾地看着白泽的眼睛。白泽被这突如其来的严肃气氛给吓到了,噎得说不出来话来,但是又被面前的这个男人发出的气场和看着他的蛇一般的目光盯得浑身不自在,想要说话但是又说不出来的感觉可真不好受,想跑又跑不成,真的是........

    “白泽先生,和我交往一段时间吧。”

    “哈?!?!!!”白泽一脸不可置信地看向鬼灯,眼珠子都快被吓掉出来了。

    “是的,请尝试着和我交往,一段时间就好。”鬼灯依旧是一脸云淡风轻地说着表白(?)的话。

     白泽在惊吓过后立刻冷静了下来,深呼吸了一口气,抱着手,收敛起笑容看向鬼灯说:“不可能。”“为何?”“...............。”气氛瞬间凝重了,两个人都是无动于衷地看着对方,仿佛要从对方眼睛中读懂信息,找到答案。............站得脚微微发麻的时候,鬼灯开始松懈了。他微微叹了一口气道:“好吧,我认输,白泽先生。是我先喜欢上您的,虽然我不确定这份感情到底是不是真的,毕竟我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去爱过任何一个人,但是我确实是仰慕您的,请您答应我吧。”

   “连爱都不知道是什么还和别人表白?”立刻被回击了。鬼灯握着拳头,指尖开始充血,但脸上依旧没有什么变化,他再次看向白泽的脸,说:“就当做是一场实验吧,或者说您要愿意的话,这就是一场赌注。”

    白泽顿时觉得有些搞笑,赌注?拿什么赌?凭什么赌?鬼灯有的他或许没有,但是他不需要。鬼灯所没有的,他比他多太多太多了。于是兴趣缺缺地回答道:“赌什么?”

    "人生。"坚定的回答。

   “呵,我为什么要和一个小鬼赌人生?说的好像你会活得比我长似的。”赤裸裸的,不带任何情面的嘲讽,却也是字字诛心。鬼灯的脸色微微有点挂不住了,不过还是冷静地提出了自己的条件和要求:“那就换个条件和算法吧,为期一年,只有一年,您和我谈一场算是实验的恋爱,作假也没有关系,请在这为期一年的时间里和我保持恋人的关系,赢的人就要负责对方半年内的全部开支,怎么样?划算么?”“..............。”白泽在思考,思考其中是不是有诈,但是这仅仅是一场他和鬼灯以实验为名的赌注而已,只不过实验对象是他们俩罢了,不过说实话不带私心是不可能的,因为赢的人可是会负责对方半年内的全部开支,以后泡妞的钱就有着落了....而且他有信心赢,爱嘛,装就可以了。

   “可以,我答应你的要求。”白泽的小算盘打好了,说实话他也不怕鬼灯知道,因为他确实就是这样的人,活久了,只考虑利益是很正常的。毕竟,他的付出所能收回的寥寥无几,那还不如把付出当做是一场游戏就够了,就试试看能收回什么东西好了。

   “那么,从明天开始,我们就互相关照并爱着对方了哟,以后请继续多多关照。”白泽弯起他的眼眉,对着鬼灯微笑着说道。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