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森堂魁_

只会画妹儿,电脑有巨大色差,非常懒(。

【帕佩】白纸印刷

摸个狗🍻:

之前期末失智写的ZZ文


 


漫画作者帕洛斯×粉丝佩利


想得很多的佩佩……。


以及略STK的帕


再加一个很迷幻的设定


大概整篇都很迷






  ▽


  佩利是个直男。


  直得不能再直的那种。


  他行得直,坐得直,遇事绝不拐弯抹角。


  佩利十分现充,不过也有一项会被当成宅男的爱好:他在追名为代号P的作者连载的漫画《逍遥法外》。


  他本来对漫画并无什么兴趣,只是不小心多看了两眼,便再也移不开眼。他在电脑前蹲了一周,才弄清这是一部连载漫画,所以他怎么也找不到结局。


  之后佩利成为了每月《逍遥法外》更新的忠实追随者。


  《逍遥法外》的主角是Palos,他可以用一根回形针换来一件破衣服,又凭一件衣服骗空百万。Palos以诈取财富为乐,从不失手,他还有一个和他一起行动的伙伴,名叫Pelley:拢成单马尾的金色长发,耳环三对,这让佩利十分有代入感。再加上Pelley又狂又狠,时常在Palos的剧本中发挥重要作用,佩利更是满足戳心。


  佩利身边的人并不知道他有这个喜好,因为光看他现充的外形,其他人想都不会想。尽管他曾积极参加过《逍遥法外》的cos征集赛,然而他直男拍照,连榜单都摸不着,更没有惊动四座。


   


  佩利闲来无事,随意上网,忽然呼吸一顿。屏幕上的缩略图中,有几张他熟悉得不能再熟的脸——那是《逍遥法外》里的人物,内容他却从未见过。


  是番外还是更新?!


  佩利当机滑动鼠标点开,如发现了新大陆般雀跃。页面从试阅图跳转,一道标题赫然跃入他的眼中——


  「狗狗忽然不乖了,诈骗师将会……」


  佩利笑了一声“傻”,没想到代号P居然还会取这种恶俗标题。他兴致勃勃地下拉。


  ……


  ……


  ……


  Palos为什么忽然抱着Pelley啃起来了??


  我靠,Palos干嘛要边啃边摸他、不对,Pelley的肚子??


  他们在床上脱衣服干嘛?Palos干嘛要摸Pelley的屁股?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老子的纯洁心灵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佩利忍不住一拳打上了屏幕。


  屏幕晃了晃,仍然坚挺。佩利手动关机。


  佩利捂住心脏背过身气喘吁吁冷汗直冒——他怎么也没想到,Palos与Pelley竟是这样的关系。


  一直以为酷炫狂霸拽的Pelley,不仅被Palos压上了床,还被喊作小骚狗——他喜爱的作者竟画出了这种发展。佩利感到难以接受,直觉剧情走向糜烂,内心仿佛在海啸中被锤炼。


   


  那一天之后,佩利再也没有打开过他曾日日追逐的作品。


 


  他丧魂落魄,把情绪带到打工的奶茶店,摇奶茶时都恍恍惚惚。


  热心顾客见帅气员工愁眉不展,热切道:“你最近和女朋友相处得还顺利吗?”


  “Palos啃了Pelley……”


  顾客:????


   


  为了平复内心,佩利用唾弃的方式来抚慰自己:“垃圾漫画。”


   


   


  *


  很在意。


  ——超级在意。


  从一个小时前坐在收银台旁的桌子的那个人,横看竖看都是代号P。


  虽然佩利没有去签售会见过真人,但是也见过去了现场的人拍的照片。那个印第安酋长一样的奇妙发型,还有脸……怎么看都是代号P吧!


  代号P居然和他是一座城市的?还是来这里玩了?


  佩利的眼睛不住地瞟向那边。


  有人来到了他们的店,然后注意到了坐在下边的白发青年,发出了小小的尖叫。代号P面带微笑地接受了她合照的要求,然后用中指抵住嘴唇,似乎在叫她不要张扬出去。


  佩利的眼球黏在他身上,无论如何也移不开。他注意到代号P看向了他,似乎在对他笑。佩利心脏狂跳,左心房与右心室用血液掐架——无论怎么说,对方也是他曾经的偶像。由幻入现带来的梦幻感让他飘飘然就想要冲上去。然而他同时很焦虑,因为他现在一想到代号P,狂犬Pelley被马赛克进进出出的场景就毫无防备出现在他眼前——再加上,那个笑容怎么看怎么诡异,该不会是看上他了吧?佩利心中升起一种难以言明的危机感,看向对方的眼神也变得防备。但念及对方是自己曾经的偶像,佩利自顾自地想,他决定放对方一条生路。


   


  他不去招惹人,不代表别人不会来招惹他。


  佩利在换班后走出店内的时候被拦住了。


  对他来说算是小个子的白发青年站在他跟前,跟他客套话开场。


  佩利对基佬没有偏见,但他一看见帕洛斯,连手都不知道怎么摆。


  面对昔日的偶像,佩利只想赶紧离开,对方偏偏不让他如愿:“你怎么会在这里打工?”


  “不是为了钱还能干嘛。”


  “而且我注意到,你今天做坏了好几杯奶茶——平时也是这样的话,店家没解雇你,莫不是因为你的形象好做招牌。”


  “关你什么事。”


  帕洛斯吹了声口哨,“你真的是很高。”他笑眯眯地伸手,却被佩利避开了。


  但他坚持不尴尬地把话说完:“看起来身材也不错。”


  ——代号P竟然是这种人!


  佩利心中警铃大作。


  “你要不要考虑下……”


  “你个基佬想都别想!我不会让你摸的!”


  帕洛斯笑而不语。


  佩利更加紧张。


  “摸?我倒真挺想试试的。”


  ——日了狗了!


  “不过你要是害怕的话不摸也可以,你愿不愿意……”


  佩利揪住帕洛斯的衣领往路灯一摔,溜了。


   


   


  *


  佩利最近很烦躁。


  因为他接连几天收到了表白信。


  本来表白并不是什么令人厌恶的事,然而他收到的信,署名文森特,明显是个男的。管楼的大爷每日在他回来时喊住他,把信交给他。从开始的絮语到肉麻话语,看得佩利头皮发痒。佩利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也有被盯上屁眼的一天。对方真身不明,无从追查,佩利干脆委托楼下看管的大爷拒收全部信件,内心得意到:这样你就没办法了吧。


  隔日清晨六点,佩利准备晨跑,打开门,入眼却是一片白茫茫。上百张白色纸片从门口一路铺散,每一张都用粗油性笔写有他的名字,加上恶俗的艳红玫瑰花瓣,仿若一场办给玫瑰花的巨大葬礼。


   


  佩利惊怒地收拾了满地耻辱。


   


  他读出了对方不会善罢甘休的意思。他去问管楼人前几天给他送信的人,得到不是同一个人的模糊回答。


  第二天起来,佩利发现信件又被从门缝塞入。


  佩利决定自己捉贼。他彻夜驻守房门,结果昏睡中猛一个激灵醒来,信件安然躺在他可以看到的地方。


  ——佩利酱,今天看到我的信有很高兴吗?让我来把你点燃吧♪


  挑战书被撕成了纸片。


  


  接连几夜佩利都毫无收获,他头发蓬乱,顶着黑眼圈,憔悴站在吧台前,连连被同事摇醒。


  烦恼就像雪球,总是越滚越大。在他烦躁的时候,另一个让他焦虑的源泉又出现了。


  代号P饶有兴致地看着他:“怎么了,看你这么愁眉苦脸?”


  “别吵我,老子最近被骚扰得够烦了……”


  “还有人敢骚扰你啊?”


  佩利警惕地看着对方。


  “别这么看着我嘛,你这么高大,这么厉害,我还能把你吃了不成。”


  佩利比了一下他们的身高,觉得代号P说的很中听。


  电灯泡叮地出现在佩利头顶——代号P不也是基佬吗?!那基佬对基佬,且不是很有解决之道?!


  接着佩利说出了一句让同事睁大了眼的话:“你是不是很懂基佬?”


  


  佩利与代号P坐在一桌,说了最近的遭遇。


  “喔,还挺有意思。”


  佩利:“你帮不帮!”


  “别紧张,既然你都告诉我了,那我肯定不能让你失望是不是。”帕洛斯伸手,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脑袋,“放心,我可以直接帮你解决。”


  佩利眨眨眼,在被摸上时才反应过来。但他意外地觉得不讨厌,于是只眯了眯眼。


  “——不过是要收费的。”


   


   


  *


  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代号P还真帮他解决了。他再也没收到过来自傻逼文森佐的信。


  当佩利询问的时候,代号P只是神秘地说:当然是用Palos的方法啦。


  佩利觉得代号P在跟他打哑谜,然而只要事情解决,其他都不是很重要。


  


  “谢谢,我不该因为你是基佬就躲着你的。”佩利诚恳道。


  帕洛斯:“你为什么觉得我是GAY?”


  佩利瞪眼:“你不是让Palos脱Pelley裤子?”


  帕洛斯无辜:“我什么时候画了?”


  “就、就上两个月的时候!我还记得那一话标题呢!‘狗狗忽然不乖了,诈骗师将会……’”


  帕洛斯嗤笑一声。


  “你笑什么!”


  “不说你蠢,结果你还是蠢。”


  “啊?”


  “你看的,那可不是我画的。”


  “不是你画的还能是谁画的?”


  “那不过是有人拿我作品的人物进行再创作。也就是说,出自读者之手。”


  “——居然还有这样的?”佩利震惊。


  他讷讷开口:“……那真不是你画的?”


  帕洛斯:“不是。”


  “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唬我?”


  “那我给你剧透真正的剧情吧,Palos他……”


  “啊啊啊啊啊啊闭嘴!!”


  


  佩利赌气般一晚上补完,发现更新和他当初看到的还真不一样。


  他看更新看得热血沸腾,只觉激情重回心中。然而心中却有一块有色玻璃横亘在前:当他看到Palos与Pelley互动的时候,总觉得他们间有点什么……


  


  第二天,佩利带着被重新点燃的热情找帕洛斯激情感慨。


  “搜查官Camil看他们坐热气球飞走时的表情真是笑死我了!”


  “Palos和Pelley的协作真是无敌了!”


  “不过都是因为那天那同人玩意儿,害我现在看都觉得他们关系不正常。”


  佩利不满:“怎么会有那种东西?”


  帕洛斯:“有什么不好?我也挺喜欢看的。”


  佩利看向帕洛斯的眼神一变。


  “读者看了我的作品后到底想了什么,我也是很好奇的。”


  佩利的眼神变了又变。


  不愧是代号P。佩利肃然起敬。


  帕洛斯:“你第一天怕我就因为这原因?”


  “谁怕你了!我以为你贪污老子身体。”佩利哼哼,“所以你那一天到底想说什么?”


  “嚯,我还真觊觎你身体了。”


  “?!”


  帕洛斯接着戏谑口吻,“来做我模特怎么样。”


  “——你知道的,你挺符合Pelley的。”


   


   


  *


  幸福像一个彩虹泡泡使佩利昏了头,他甚至没谈工资,二话不说就答应给代号P做模特——可以时常接触喜欢的作者,佩利怎么都不想错过。


  他们交换了手机号,不仅如此,他还知道了代号P真名:帕洛斯。


  


  被喜欢的作者看上,佩利在晚上身不由己地看着手机号傻笑,越想越开心,干脆顺从内心地将开心注入屏幕。


  电话接通了。


  “哟。”


  “晚上好!帕洛斯。”


  “怎么?”


  “我就是想打打试试,没想到还真接通了!哈哈。”


  听筒中传来一声嗤笑,“笨蛋。”


  “你打电话过来就只为了这个?”


  “对啊!”


  “我很感动,可我可是很忙的。没事别这么无聊,挂了。”


  “……”


  就算是喜欢的人,还是觉得很不爽!!


  


  帕洛斯在三天后给他发短信约了第一次地点,佩利欣然赴约。帕洛斯不仅准备了服装,一边拎着他身上的肉一边让他换,还会手把手指导佩利姿势。


  然而想要维持姿势对佩利来说相当艰难,除了第一次要求他入睡,佩利第二次根本就无法在意识清醒下达到要求。佩利三分钟恨不得动十次,但每当他忍不住动时,帕洛斯就会叫他站好了,嘴巴丝毫不礼貌地说他笨。


  


  事不过三,佩利在第二次后拒绝继续。


  “做这也太无聊了,我不干了!”


  “怎么会无聊。”帕洛斯吸着珍珠,“我看你可以上几个小时,你看我就耐不住?可真是伤透了我的心啊。”


  “再说了,Pelley是主角之一,我如果不能把Pelley画好,就要推迟更新……”


  佩利一想,觉得帕洛斯说得十分在理:他可不希望代号P拖更。


  于是佩利咬咬牙,继续业务。好在帕洛斯待他算是亲切,并且在每次结束后,还会和他一起出去吃饭——他们会一起点很多东西,但大多都落入了佩利腹中。佩利直觉赚爆了。


  


  几次过后,帕洛斯提出了新的要求:让佩利脱衣服给他参考。


  “也不用全裸,你可以留条内裤或只脱上衣。”


  佩利一口便答应了。反正同为男性,脱一脱也不会怎么样——更何况他会脱得很有价值。


  因为要求的变更,佩利被邀请到帕洛斯家中——据他说是他最近新租的屋子。


  佩利已对帕洛斯熟悉不少,此时比起兴奋,更多的是一种新奇感——代号P的房间是怎样的?会不会还看到没画完的稿?帕洛斯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喜欢什么样的运动……佩利的脑袋以帕洛斯为中心转动,在安然漫想中睡去。


  


  


  *


  佩利按着短信的地址,在约定时间的前十分钟抵达。


  过一会儿他听到了脚步声,随后门被打开了。


  帕洛斯让佩利进了屋。


  “你可以随便看看,我给你拿饮料。”


  佩利蹬掉了鞋就开始在屋里撒欢。房间不大,似乎因为是新居,装潢带来清冷之感。佩利看到书柜就目不转睛地走去,脚却忽然不小心踢到了什么。佩利低头,从倒下的纸袋中有东西滑出,最上边的标题无防备映入眼帘:坏坏神骗俏狗子。


  封面上的赫然是Palos和Pelley,只是动作十分亲昵。


  帕洛斯还在走廊翻找什么。佩利低头望着封面,久久不能移神。


  明知有古怪,手还是犯贱地朝着滑出的书籍伸去。


  听见靠近的脚步声,佩利发问:“帕洛斯你还会收这种东西?”


  帕洛斯将可乐放到桌上:“这原本可不是给我的,怕是原本寄出的时候贴反了快递单,寄给他人的到了我这里,给我的反而到了他们手里。”


  “那你怎么没有直接送回去?”


  帕洛斯笑眯眯地说道:“我拆了才发现不对,也没有不对不是吗。”


  佩利想想也没错。


  “要不要来确认一下这里面到底讲的什么?”


  就算佩利拒绝,帕洛斯仍从佩利手中拿过,擅自翻开。


  “这一本是人鱼Pelley和海盗Palos,讲述的是海盗在钓鱼的时候钓到了人鱼……”


  “这一本可以说是探究Palos与Pelley的羁绊的本……”


  “这一本……”


  “你怎么全都看过?!”


  “当然是为了了解读者们在想什么啦。”帕洛斯说着,翻出了另一本,“喔,这是十八禁本,为了保护小佩利的内心,还是算了吧。”


  佩利捉住了帕洛斯的手:“十八禁有什么好怕的。”


  接着佩利快手一翻,便又一次受到了Pelley骑在上方被酿酿酱酱的视觉震撼。


  饶是粗神经的佩利也注意到了怪异:他,和原作者,两个男的,居然在一起兴致盎然地看男男黄本……


  佩利口干舌燥地开口:“帕洛斯,如果不是你说过你喜欢了解读者,我都会以为你是弯的!”


  “你说的没错,我确实不太直。”


  “就是吧!我说帕洛斯怎么可能……”


  “……哈?”


  


  “我说,”帕洛斯笑眯眯地望进佩利眼中,“我不太直。”


   


   


  *


  帕洛斯自有意识起,便发现自己和别人不一样:他脑中时常会闪现出一些画面,尽管他并未经历过,可那些画面宛如真实的胶片旅行。


  帕洛斯觉得他好像活了很长时间,他比同龄人更加聪颖,这让他的家人和老师都夸赞不已。直到某一天,他在电视上清晰看到一人,与他幻想中的如出一辙。将那一日的节目反复观看后,他忽然认识到,那些是真实存在,是属于他、但不属于他这一世的记忆。


  他猛然想到,佩利也会是真的。


  他的回忆止于凹凸大赛的赛场——而那时,他对海盗团的忠诚已经过了保质期。但若他赢得比赛,离开海盗团,他决定,他要携走佩利,毕竟像佩利这样的乐趣不可多得。他与佩利亲近,天花乱坠地叙说赢得比赛后的梦想,但并没有实现。遥遥过去走去了,未来穿过时空扑向他。帕洛斯得到新身,却被时空留在中间。新世界,没有战争和元力,他生活在平稳的现代。却没有佩利。


  既然他转世了,那佩利是不是也转世了?


  他抓着笔在纸上涂抹,又烦躁地撕碎了一张又一张。佩利的五官已经被回忆模糊,他没有办法再还原出来。他整夜思考有什么方法,可以在万千蚂蚁中筛出唯一不同的一只。


  他看着散落的纸张,忽然心生一计。


  他有两世生命——尽管上一世的生命并不长,但相较于同龄人,学习一项技艺自是如虎添翼。


  然后他在私心举办的照片征集中一眼发现了佩利。


  照片十分糟糕,可是那并没有妨碍他认出他。


   


  显然,佩利不记得他。


  不过没有关系,帕洛斯注视着佩利,他愿意在与他开启新的未来的同时,将他们的故事重新描绘,把付出的心意加倍讨要。


   


   


  *


  佩利发现被啃的感觉挺不错的。


  


  


  


  -END-



评论

热度(360)